新万博新万博

manbetx新万博官网
    新万博 > manbetx新万博官网 >

教育随时代而变!【跨媒介阅读】在中学语文教学中的使用(上)

  要将跨媒介阅读引入中学生课程,首先需要明确跨媒介在中学生课程体系中的定位。作为年龄较高的中学生,对文本的阅读显然需要不仅仅停留在图片的基础上,而是要在文本与图画的结合中实现主题阅读。那么,跨媒介阅读需要在中学生课程中发挥怎样的作用呢?是不是应该作为一种新颖的形式任意插入,或者作为一种吸引学生注意力的手段尽可能多的运用?需要明确的是,跨媒介载体是一种手段,不是一种目的。在我们进行课程设计时,不应该凭借跨媒体形式的新颖,就将其任意运用于课堂教学,而是应该在分析教学目标,建立跨媒介载体与教学目标、教学内容的联系的基础上实现跨媒介阅读与中学语文教学的结合。换句话说,跨媒介阅读之所以兴盛,不是因为其载体具有的新颖的形式,而在于载体中的内容与教育目标建立了实质性的联系,这种联系在内容、形式、教学效果、效率的综合层面上优于单一媒介。

  那么这里就涉及到跨媒介阅读的新颖之处究竟体现在哪里。在我们看来,跨媒介阅读至少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优势:(1)跨媒介阅读形式新颖,可以提高学生的兴趣与注意力,改善教学效果;(2)跨媒介阅读具有高阅读效率,可以在课堂上进行即时阅读;(3)跨媒介阅读可以产生多个感官的刺激,通过影像、音乐、图片、角色扮演等多种手段传神的达到美育效果;(4)跨媒介阅读的内容作为一种具有多重解读意义的载体,其内容本身可以进行或浅或深多角度的解读,可以作为一种与文字文本搭配的内容进行主题探究活动。

  华东师范大学的研究团队,在上海市 5 所没有开设拼音、识字等课程的幼儿园中选取257名2~6岁被试儿童,男女基本平衡,研究儿童早期阅读眼动注意特点。他们研究了2-6岁儿童图画阅读的眼动发展特点,图画信息获取能力和文字阅读能力的发展特点。

  研究发现,2岁儿童阅读图画书的主要视觉关注点在图画,他们几乎不注视图画书的文字;在2-4岁期间,从注视次数和注视时间比例两个角度看,儿童阅读图画的视觉关注水平呈现不断增长的态势;4岁之后汉语儿童在不断提高从图画中获取信息量的前提下,开始将视觉关注分配到文字区域中去,他们在阅读中注视文字的次数比例明显增加,注视时间比例亦有增长。在整个3-6岁期间,儿童对文字注视的水平低于图画上的水平,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在注视时间和注视次数上都明显增加,尤其在5-6岁期间的发展尤其迅速。

  研究发现,儿童阅读的视觉注视轨迹在学前阶段后期逐渐呈现出文字和图画之间的联合注视现象,联合注视是指儿童在图画书阅读过程中在文字和图画之间来回注视的一种注视现象,从图画——文字——图画(或从文字——图画——文字)的一次循环为一次联合注视,这种视觉注视现象反映了儿童阅读过程中确证或搜索信息的有意注视能力的成长。表现出儿童对文字和图画都能共同表达图画故事内容的意识,以及他们作为积极的阅读者在图画和文字中寻找故事信息的有效阅读行为。

  该研究的结果,一是绘本的确适合早期儿童阅读,因为年龄越小的孩子会更关注到图画而不是文字,而且可以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调整图文比例:2岁的孩子需要更多的图片,而6岁以上的孩子就可以增加文字。鼓励孩自作为积极的阅读者在图画和文字中寻找故事信息的有效阅读行为。

  卫操:“刊石纪功,图像存形。”(《桓帝功德颂碑》)把图像和文字当做两种记录现实的基本手段。图像以其直观性和具体性见长,而文字以其抽象性和联想性著称。图像可以直接地表达人类的所见所闻、所知所行、所想所信,文字符号的抽象性为语言表达展开了无限自由的空间,它的能指和所指的准确对应更使图像符号望尘莫及。

  赵宪章认为,将文学和其他艺术进行比较的“共同点”和“工具”不在于用以划分艺术类型的“媒介”,而是存在于作家、读者和文本三者之间的“统觉”。统觉”存在于作家和读者的头脑中,属于“观念”,但其存在本身又是“媒介”的映射物,是审美主体面对“白纸黑字”并由它唤起的统觉联想,也是一种“虚拟的空间”。不同的媒介决定了不同的艺术种类。它们在物理世界的置换几无可;但是,却能通过联想和“统觉”实现互文共享,从而使不同艺术之间的比较研究成为可能。

  文字读物可以唤起读者更加丰富的联想和多义性的体验,解析现象的深刻内涵和思想的深度方面,有着独特的表意功能。图像化的结果将文字的深义感性化和直观化,这无疑给阅读增添了新的意趣和快感。抽象的文字和直观的图像互为阐发,无疑使得阅读带有游戏性,从文字到图像,再从图像到文字,来回的转换把阅读理解转变成视觉直观。——这就够成了一种“统觉”:是直观的图像呈现的感觉和一种共时性的、多层次的知觉,以及文字线性历时性解读其所指形成的知觉,再加上由两者都唤醒的一种联想:它对应了与读者直接相关在真实世界中的亲身体验,对于客观世界主观化的一种把握。将虚构与真实建立起联系。将主观与客观进行了统一。三者构成了“统觉”的内涵。正像林白所言:“绝妙之处在于,无论是先看图再看文,还是先看文再看图,都会发现一种有趣的吻合。”

  文学和图像关系的“细胞”,是二者可能实现“统觉共享”的主要基因。所谓文学和图像的“统觉共享”,实则是语言文本和图像艺术之间“语象”和“物像”的相互唤起、相互联想和相互模仿。它们既是文学和其他艺术之间的“共同点”,也是我们对文学和图像的关系进行比较研究的平台和“工具”。

  日本色彩研究所在中、小学中作了调查,结果证明,小学高年级学生的色彩好恶相对稳定,低年级学生反复多变。研究人员还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许多学生喜爱的色彩多由红黄向蓝绿过渡转化。可以认为少年儿童的色彩好恶与其对色彩感觉的发展水平密切相关。对于即将进入少年期的儿童,色彩联想式决定自身色彩好恶的主要因素。

  随着色彩联想的社会化,色彩日益成为具有某种含义的象征。人们的联想内容也随之变具体事物为抽象、情绪等意境。

  色彩学中关于色彩调和的理论很多,三浦提出了以亮度、饱和度、色调为主的配色法及其效果。